我的猎头 关闭微信
求职>求职陷阱>“四星宾馆”招服务员的骗局

“四星宾馆”招服务员的骗局

来源:www.baidajob.com发布日期:2013-06-28

【案例导读】
记者与应聘者“接触”,应聘男子自曝行业内幕……

【案例正文】

 10月15日,读者王先生打进城市晚报热线称,他在某报上看到一则长春某四星级宾馆招聘高级服务员的广告。他想替朋友找个工作,于是就打了电话,一问才知该广告实际是招收xing服务员的,并提供了广告上的联系电话。记者接到反映后,对此进行了暗访,已初步察觉到这是一个骗局。

记者与招聘者对话 三个疑点暴露招xing服务员本质

疑点一:高级服务员为何提供xing服务

记者打通了招聘广告上留的手机号,记者问:“你好”。

电话那端传来小心翼翼、警惕的男声:“谁呀?”

记者:“是你们那儿招聘酒店服务员吗?”男子:“不是服务员,是公关,也就是高级服务员,为白领绅士提供xing服务。你能做吗?”记者:“得看看是几星级宾馆?客源怎样?”男子:“四星级。”

记者:“是哪家?”

男子(迟疑了一会):“×××酒店。客源当然好了,来这儿的客人开个房最低都得500元,客人层次都比较高。”

记者:“管理乱不乱?签合同吗?”男子:“你们来了都由我管,不用签合同,我以员工利益为重,没有你们我也挣不着钱。我从来不撵服务员,当然不会来事儿的不要

记者:“现在那儿姐妹有多少人?”男子(迟疑了一下):“有十来个人吧。”

疑点二:服务员“办一次事”500元

记者:“工资怎么算?”

男子:“一次500元,个人得300元。小费等到见面后详谈。”

记者:“是按小时计费吗?”

男子:“咱们这儿不像桑那房按小时收费,咱这‘一次’就是客人办完那事就完事。”

记者:“要是客人不想完事,该怎么计费?”

男子:“咱这儿的客人都是有层次的,一般的人家自己就给加钱了。要遇到不主动加的,那就得你自己会来点事儿了。”

疑点三:未成年人也招 不用体检

记者:“招聘条件有什么要求?”男子:“身高1.55米以上,得有点腰条,长像说得过去就行。你先过来吧,我跟你面谈。”记者:“我还有一个朋友也想来,她不到18岁,行吗?”

男子:“行。”

记者:“用体检吗?”

男子:“来了,我看一眼就行。”

记者:“怎么能见到你?”

男子:“到×××酒店一楼,再打电话。”

记者:“你姓什么?”

男子:“姓张。”

记者与应聘者“接触” 应聘男子自曝行业内幕

记者去应聘没有见到面试人

当日13时30分许,记者来到×××酒店,在酒店的大厅,记者问前台服务员:“来应聘的,找一位姓张的先生。”前台服务员告诉记者,到地下2楼人事部。

在地下2楼,记者看到一个房间的门口有几个人,像是应聘的。记者走过去,从房间里走出来一个穿职业装的女人,她对记者说:“是来应聘的吧?”把记者叫进了屋。

这是一间布置较简陋的工作间,光线昏暗,没有什么现代化的办公设备,给人感觉与四星级酒店的“身份”似乎不太相衬。那位穿职业装的女人自称是人事部的负责人,她告诉记者酒店招聘服务员,记者问是不是招高级服务员?她说不是招高级服务员,所谓的“高级服务员”是骗人的说法,并称该酒店很正规,不招那种“服务员”,是招普通服务员,在餐饮部工作,目前酒店只缺这类服务人员。她还说,她们这里根本没有姓张的工作人员。

记者于是向工作人员简要询问了有关招聘酒店服务员的事项,并在报名表上面填写了相关的个人情况,当时工作人员特意询问了记者的身高和年龄,记者告诉她自己未满18周岁,身高为165cm.

未露面却知记者“朋友”身高

记者在附近的公用电话亭拨打了张先生的手机,但是电话那头一直占线,占线了能有20多分钟。其间,记者注意到在记者旁边有一位男青年在打另一部电话,记者听到他说:“我穿黑色衣服,我一会儿就到。”说完,该男子匆匆挂掉电话就走。他走后,记者终于打通了张先生的手机。张先生让记者到酒店一楼看看再说。他接着问:“你那位朋友是不是身高165cm?”记者问他怎么知道?他没答,让记者进酒店大堂左转,有一处IC公用电话,在那等他打电话过来。记者正要离开公用电话亭时,看电话亭的人告诉记者,刚才那个人跟记者打的是同一个电话号。记者立刻赶往酒店,匆忙中差点也忘了给钱。

遇到同时打电话给张的应聘男青年酒店门口,恰好刚才打电话的男青年走出门来,记者问他是不是也是来应聘高级服务员的?他说是。并告诉记者不要给对方出示身份证,因为这事儿不保准。记者进到酒店,在IC卡电话那等了一会,没人打电话过来,记者又去了公用电话亭。

应聘男子自曝行业内幕

1、很多模特改行做“公关”

记者再次来到公用电话亭时,见那名男青年正在打电话,电话占线。记者和他聊了起来。男青年说,他家是九台的,今年20岁,姓严。并说他以前在大连干过这行(高级服务员),因为父亲出了车祸在长春住院,他从大连回来照顾父亲。现在他手头不算缺钱,但是闲着没什么事做,所以想找点活儿干。他还说前两天曾经在按摩院做过,但“不巧”按摩院被公安“端了”,把他和老板及按摩女共十来个人抓去。

严某说他以前在大连做过模特,干这行都是做模特的,因为挣钱太少,出场一次才50元,干这个一次相当于模特做10次的。现在找工作不容易,做这个来钱还快,他有几个女朋友都是干这个的,让记者不用担心。据严某讲,做这一行,男的一般在24岁以下,女的在23岁以下。

2、“这行也不容易”

严某还说干这行什么人都能遇到,有的女客人很难伺候。并称做这个男的比女的更不容易,男的感觉不好不行,女的感觉不好也一样。记者看到他面色苍白,神色疲倦,眼睛时不时四处张望,显得非常不安。0

3、“IC电话处有摄像头”

严某告诉记者,在酒店的IC电话处有摄像头,张在电话里是让他脸向右转,之后说“可以”的。严还告诉记者,他在大连应聘做‘公关’时,也很隐蔽,进到一间小屋里,小屋里有面长镜子,从镜子后能看到屋里情况,屋里的人却看不到镜子后的情形。聊了一会,严某还没有打通张的手机,他又一次说这事不保准儿,并建议记者可以晚上到一些娱乐场所等等看,那里找到这种工作的机率大些。

4、不满足正常生活水平而来应聘记者随后又去了酒店IC电话处。不一会儿,一名戴着眼镜、穿深蓝色运动装的男青年过来,记者和他聊了聊,这名男青年说他25岁,以前是工人,工资不少,完全可以维持正常生活,但是他觉得当工人太累,所以,在报纸上看到了这则招聘后,就过来了。在与应聘者交谈中,记者发现“公关”从业人员中男xing不在少数,他们大多不是迫于生计而是想要更高的物质生活,他们已经把这个行业作为一种正常的行业,在公共场所谈起来时也并不觉得有多么不好意思。又等了一会儿,记者第3次来到公用电话亭。

暗访结果:招聘人始终不敢露面

记者用公用电话再次拨通了张的手机,张告诉记者他看到记者在酒店了,他告诉记者已经通过面试,可以来上班,工资很优厚,晚上就会有活,让记者留下联系电话,到时候就会通知记者去哪家酒店,还说接待的都是外地人,保证绝对安全。记者声称自己初来长春,以没有手机为由要求与张见面,张说自己现在很忙,没空见面。

次日16时许,记者用手机再一次打通了张某的电话,电话那端传来的是另一个男子声音,记者跟他说是面试通过的,要求他派活。他盘问了记者一遍,称张某出去了,这个号(记者拨打的)是酒店的,让记者先挂掉电话,等张先生给回电话。

40分钟后,张未回话,记者再次打那个电话号,对方已关机。直到17时30分左右,记者打通了那部电话,记者说要求派活,对方还是个男的,说:“我给你查查几点有活,再给你。”

5分钟后,对方没打来,记者再次打进电话,另一个男子又是如此这般大同小异地问了一遍,问完也是让记者挂掉电话等回话。但记者还是没等到回话,于是同样的问答形式又“上演”了一次,这次记者告诉了对方自己着急等钱用,请快点派活,这次对方没让记者挂掉电话,而是说让记者和朋友到×××酒店来,到了就给派活。

记者问对方的外貌特征,以便认人,他说:“你来了我就能看见你了,你来吧,到一楼给我打这个电话。”为安全起见,记者和“朋友”没去。

一键分享:0
 
 

上一篇: 大学生兼职打工需防范六大陷阱

下一篇: 毕业生怕成廉价劳力